但这些事跟自己所在的医院说不得

2020-06-14 15:29

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,医生多点执业政策在实施中遇到了三大困难。一是大部分公立医院并不认可多点执业政策。湖南省政协委员、湘雅三医院党委书记罗爱静认为,公立医院的医生工作压力大,任务繁重,时间支配紧张。多点执业政策并没有对公立医院采取相应的政策鼓励和支持,反而增加了医院的管理难度,这让公立医院对这项政策并不买账。

一位公立医院负责人解释,越来越多民营医院请公立医院的医生走穴行医,这让公立医院的管理者忧虑,一是担心辛苦培养的医生会流失到收入更高、工作环境更好的民营医院去,二是不满医生把本职工作放到一边,去给民营医院“干私活”。

如何改进现有的多点执业政策?当务之急是建立第一执业单位(公立医院)的利益共享机制,让医生有底气跟单位提出多点执业的要求。罗爱静建议,改革医疗收入制度,使医院和医务人员多点执业的收入合理化,通过实行激励制度,促进多点执业医生的收入公开化。

半月谈记者在一些公立医院调研发现,现在很多医生还是热衷于走穴。湖南一家三甲医院的蔡医生向记者透露:“医师多点执业本是一项工作权利,但这项权利并没有得到公立医院的尊重。我们医院暗地走穴的不少,敢跟医院说的却没有。很多医生被一些市级医院请过去做高难度手术,比如肿瘤手术、介入手术等,一般跑场费至少是7000元以上,教授的跑场费至少是1万元以上,但这些事跟自己所在的医院说不得,都只能暗地里做。”

三是完善医生多点执业监管,严查医生违规走穴行为,建立多点执业医师准入制度,同时将公立医院医生对口支援基层纳入多点执业范畴,让医疗资源下沉基层更有活力。(半月谈记者 帅才)

其次,建立风险分担机制。罗爱静认为,医生多点执业一旦发生医疗纠纷,其责任划分、风险承担是盲区。而目前商业保险对医生个人的执业保险没有明确的险种支持,因此,卫生部门应研究出台医生多点执业风险分担机制,让医生多点执业没有后顾之忧。

蔡医生说:“如果按规定跟医务部备案,说要去外面给人家做手术,一旦传到医院领导或者是科室领导的耳朵里,绝对整死你,所以大家都是偷偷地做。”

三是监管难。卫生主管部门只出台了实施细则,没有监管细则和问责机制,对服务价格、利益分配、医生多点执业的注册、培训、分期考核、监管等都存在盲区,很难有效维护医生、医院以及患者的权益。一位医生透露:“走穴过程中发生的医疗纠纷,一般是私了,邀请医生的医院赔一部分钱,走穴的医生赔一部分钱。”

二是医生对基层的医疗帮扶等没有纳入多点执业范畴,不能名正言顺地收取多点执业诊疗费,影响医院和医生的积极性。罗爱静指出,现有政策和法律无法对医生多点执业提供有效保障,反而会对医生自身职务、职称晋升造成影响,医生更愿意选择有高额回报的走穴行医。

2015年,湖南省卫计委下发《湖南省医师多点执业实施办法》,在全省范围内全面推开医师多点执业。符合相关资格条件的医师,均可在省内多家医疗机构行医,具备多点执业资格的医师只需向第一执业医疗机构书面报备,在与医院协商一致后即可开展多点执业。

罗爱静说,医生作为“单位人”,是公立医院赖以生存的根本。公立医院承担了医生的薪资、社保、住房公积金等所有问题,因此不愿意自己养着的医生花精力去别的地方执业。

近年来,北京、广东、湖南等地先后推行医生多点执业政策,缓解当前医疗资源分配不均,让患者就近得到高质量的诊疗。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,受到公立医院抵制、医生缺少积极性、监管陷入盲区等因素影响,多点执业政策在基层遇冷,而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的医生“走穴”生意红火。

业内人士指出,卫生管理部门放开医生多点执业,给缺乏优质医疗资源的民营医院带来了活力,但难免触动公立医院“大佬”的利益。